刘世锦:中国经济13年高速增长从吃肥肉到啃硬骨头

刘世锦:中国经济13年高速增长从吃肥肉到啃硬骨头
2019年03月16日 00:58 经济观察网

  欧阳晓红

  历史总被怎样一种力量推动?究竟我们处在何种经济增长态势之中,怎样明辨时局?

  走过“跌宕起伏”的2018戊戌年,扑面而来的2019己亥年,会有多少“惊涛骇浪?#20445;?#20170;年前两个月的短期经济数据有所波动,尤其2月贸易数据出现“失速?#20445;?#20854;超出预期了吗?

  如何行稳致远?洞悉结构性变化与经济运行规律,方能发现增长新动能之源。

  “如果说过去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是‘吃肥肉’,进入中速?#25945;?#21518;的高质量发展则是‘啃硬骨头’,增长的?#35759;?#38750;同以往,必须明确,高质量发展也是高?#35759;?#22686;长。”3月11日,全国政协经济委?#34987;?#21103;主任、央行货币政策委?#34987;?#22996;员、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说。

  在刘世锦的“字典”里,有“中速增长?#34180;ⅰ?#26032;均衡点”也有“触底”等字样;与其对话,我们读到“增速合理?#34180;ⅰ拔宕?#22686;长来源?#34180;ⅰ?#39640;标准市场经济”等关键词,也读出了中国可能的潜在增长率……

  这些是中国经济增长应该有的模样或模式吗?且听他?#21578;?#36947;来。

  “把脉”真相

  经济观察报:刚刚过去的2018年之宏观与微观市场表现,也许可以用“意外”等关键词去描述;2019年,您如何看目前的中国经济形势?有人说经济主旋律仍是“平?#35748;?#34892;?#20445;?019年开年,短期经济数据亦出现了一些波动,这是预期之中的吗?

  刘世锦:的确,2018年的中国经济,有诸多出乎意料之事,如中美贸易摩擦、民营经济预期不稳等,但经济增长进程尚在预期之中,包括今年前两个月的经济数据表现。

  目前情况来看,2019年经济仍有一定的下行空间。根据我们的分析模型预测,经济在年中“触底”企稳,下半年反弹,但增长?#25945;?#30340;重心会有所下移。尽管如此,今明两年经济增速仍会保持在6%以上。

  从我们一直采用的经济增长阶段转换角度看,2010年一季度开始的增速回落,到2016年三季度开始触底,逐步进入了中速增长?#25945;ā?#26681;据可借鉴的国际经验和我国?#23548;剩?#20013;速?#25945;?#19978;的增长速度有很大可能稳定在5-6%之间,?#37096;?#33021;是5%左右。

  从过去两年多的情况看,构成高增长重要来源的基建?#22836;康?#20135;投资的历史需求峰值已过,在增速回落的过程,仍在寻找与中速增长相?#35270;?#30340;新均衡点。找到均衡点后,整个经济的中速增长?#25945;ú拍?#22522;本?#35748;?#26469;,进入一个较长时间的稳定增长期。

  经济观察报:那么,高质量发展的定义与内涵是什么?

  刘世锦:当然,进入中速增长阶段后,潜在增长率?#38470;擔?#22914;果继续实行GDP挂帅,问题就会突出起来。

  按照十九大提出的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在增长目标及其实现机制上要有相应调整。高质量发展并非一个抽象?#25293;睿?#21487;以体现为由一组指标构成的指标体系。其中具有标志性的就业,还可以包括风险防控(杠杆率)、企业盈利、?#29992;?#25910;入增长、财政收入增长、资源环境可?#20013;?#24615;等指标。

  如果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处在一种适宜状态,与之相对应的增长速度,就是一个合适的速度。?#29575;?#19978;,短期内与高质量指标体系相?#35270;?#30340;增长速度,从中长期上看?#37096;?#20105;取到的高的增长速度,因为避免了大起大落,有效利用了增长潜能和机会。

  经济观察报:该怎样定义合理的增长率或增长速度?我们面临哪些挑战?

  刘世锦:潜在增长率一定程度上是一种理想状态。经济学上将潜在增长率解释为资源得到充分或最大化利用后的增长率。有观点主张实现充分就业的增长率就是潜在增长率。

  据此,现实中将会看到两种情形,可实现的和不可实现的潜在增长率。前者指可利用的技术和资源配置方法都得到利用;后者则指由于体制政策?#25512;?#20182;原因,至少部分可利用的技术和资源配置方式未能得到利用。可以将前者理解为真实意义上的潜在增长率,而后者则可称其为“可及增长率?#20445;?#20063;就是可实现的潜在增长率。再加上?#23548;?#22686;长率,我们就有了三种增长率?#25293;睢?/p>

  所谓提高经济增长效率,就是要缩小乃?#26009;?#38500;三种增长率之间的差距,使?#23548;?#22686;长率等于潜在增长率。对可及增长率与潜在增长率之间的差距,可称之为差距1,缩小这一差距主要依赖于体制变革和结构性政策实施;而可及增长率与?#23548;?#22686;长率之间的差距,可称之为差距2,主要通过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等宏观经济政策加以调整。

  我认为,中国现阶段面临的挑战是,潜在增长率正在合乎规律的?#38470;擔?#19982;此同时,差距1依然存在,有时候还在扩大;差距2表现为所?#20581;?#20135;出缺口?#20445;?#26082;可以是正的,?#23548;?#22686;长率大于可及增长率,?#37096;?#20197;是负的,?#23548;?#22686;长率小于可及增长率。由于高增长的诉求强烈,?#23548;?#22686;长率低于潜在增长率的情况并不是多数。通过深化改革缩小差距1的呼声始终存在,有时相当高涨,但往往难?#26376;?#22320;。相反,通过放松宏观政策使?#23548;?#22686;长率到达抑或超过可及增长率的呼声,容易得到响应。于是经常会看到缩小差距2掩盖或替代缩小差距1的倾向。

  经济观察报?#20309;?#39064;是,有学者建言当前迫在眉睫的问题是遏制经济增速的进一步下滑……为此,中国有必要执行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以及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29575;?#19978;,宏观政策方面,我们可能在进一步放松;诸如,股市近期的向?#27809;?#25552;振;请问,这种发展态势是可?#20013;?#30340;吗?宏观政策空间有多大?

  刘世锦:回到当下的政策选择,尽管表述方式不一,放松宏观政策的呼声再次响亮起来。一段时间以来,对降杠杆问题存有争议。降杠杆不可能一蹴而就,对其长期性、复?#26377;?#35201;有足?#36824;?#35745;。但杠杆率过高依然是不争的?#29575;擔?#22312;稳杠杆的基础上将杠杆率降低合适水平的目标不能放弃。必须明确,过松的宏观政策并不能改变潜在增长率。

  “对症下药”

  经济观察报:怎么挖掘新动能?切换至当下的现实,短、中、长期来看,中国分别应该解决的迫?#24418;?#39064;是什么?#21827;?#21160;能的增长来源是什么?

  刘世锦:由于中国经济规模已经很大,即使保持5-6%的增长速度,每年经济的新增量依然位?#23588;?#29699;前列。支撑这样的新增量并非易事。扩大并稳定中速而高质量发展的增长来源,将是一个重要挑?#20581;?#25105;认为,在今后较长一个时期,中速?#25945;?#19978;高质量发展大体上有五个方面的增长来源。

  其一,低效率部门的改进。比如,基础部门主要由国有企业经营,不同程度地存在行政?#26376;?#26029;,市场准入和竞争?#29616;?#19981;足,效率低下成为自然而然的结果。一些年来,这些领域也推动改革,时有反复,大的格局并未改变。

  其二,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长和人力?#26102;?#25552;升。收入分配差距过大对经济增长的含义是,相对于分配差距适度,那些收入过低人群本来可有的需求空间得不到利用,从而降低了经济增长速度。

  其三,消费结构和产?#21040;峁股?#32423;。消费结?#32929;?#32423;是中国经济需求增长的常规动力。商品消费增长趋于平缓,其中也不乏体现消费?#20998;?#25552;高的亮点。与此同时,包括医疗、教育、文化、娱乐、养老、旅游等在内的服务性消费进入快速成长期,在一线城市,服务性消费比重已经达到一半左右。

  其?#27169;?#21069;沿性创新。以往长时间内,中国的创新主要是外来技术本地化的?#35270;?#24615;创新。近年来的一个重要变化,是在全球创新前沿“无人区”的创新增加,由过去的主要“跟跑?#20445;?#36716;为部分“并跑?#20445;?#20877;到少数领域“领跑?#34180;?/p>

  其五,绿色发展。把绿色发展作为一种增长动力,与?#26376;?#33394;发展的理解直接相关。在传统认识中,通常把绿色发展等同于污?#23616;?#29702;、环境保护,理解为?#28304;?#32479;工业化模式缺陷的修补或纠偏。?#29575;?#19978;,绿色发展是与传统工业化模式相竞争并可能获胜、更具优越性的一?#20013;?#21457;展模式,将会带动巨大的消?#36873;?#21019;新和经济增长新动能

  上述?#23445;?#22686;长来源中,前两个是高速增长期遗留下来的,需要通过深化改革?#25293;蓯头?#22686;长动能。后三个则拓展了中速?#25945;?#19978;潜在增长率的边界。

  经济观察报:那么,在这样一幅新的潜在增长率画面前,接下来的问题是,这些增长来源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转化为?#23548;?#22686;长率呢?

  刘世锦:?#29575;?#19978;,相比过去,这些新增长来?#20174;?#19968;些很不相同的特点。第一,对制度质量的要求相当高,半拉?#37038;?#22330;经济是无法?#35270;?#30340;,必须下决心解决市场经济建设中的“卡脖子”问题,?#25293;?#36807;好这一关。第二,虽然也会有一些热点,但像以往基建、?#24247;?#20135;、汽车等大容量支柱产业基本上看不到了,增量更多以普惠式方式呈现。第三,增长大多是“慢变量?#20445;?#24456;长时间的努力未必见到大的?#23578;В?#31435;?#22270;?#24433;”的情况不多了,?#38405;?#24615;、韧劲、战略定力的要求明显提高。

  如果说过去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是“吃肥肉?#20445;?#36827;入中速?#25945;?#21518;的高质量发展则是“啃硬骨头?#20445;?#22686;长的?#35759;?#38750;同以往,高质量发展也是高?#35759;?#22686;长。当然,五种增长来源的?#35759;?#21508;有差异,前两个来源?#35759;?#26356;大,也更为紧迫;后三个来也则要求更高,带来的压力更大。这种差异性将可能使下一步的增长出现不同的组合。

  比如,一种可能性很大的组合,?#21069;?#21069;两个增长来源放下,重点集中到后三个增长来源上。另一种可能性是在既有体制架构内扩展五种增长来源可利用空间。这都是一些避难就易的战略。在这种战略下,前两种增长来源的利用空间将非常有限,还存在着在现有水平上后退的可能性。

  还有一种有想象力的前景,就是通过前沿性创新,特别是覆盖面很大的颠覆性创新,把前两个增长来源的潜能?#22836;?#20986;来,类似于?#25353;?#36133;小偷的不是警察,而是移动支付?#34180;?#27604;如,通过全新技术改变能源、通信、物流等基础部门的供给方?#20581;?#28982;而,且不论这类技术能否出现,即便出现了能否打破行政?#26376;?#26029;,还是一个遥远的话题。

  经济观察报:?#29575;?#19978;,近年来“边?#39318;时?#20135;出率”直线上升,表明中国的?#26102;?#25110;金融效率不断恶化;因为中国经济已经达到中等偏上收入水平,将不得不直面“中等收入陷阱”的挑?#20581;?#22914;何?#25293;?#23454;现产业升级换代,真正跨?#20581;?#20013;等收入陷阱?#20445;?/p>

  刘世锦:从国际经验看,部分国家进入工业化阶段后,曾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高速增长,后?#20174;?#20110;部?#20013;?#19994;的低效率、利益集团的阻挠、?#29616;?#30340;两极分化等,长期徘徊于中等收入阶段,有的出现倒退,落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从中等收入阶段到高收入阶段,表面上看是越过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实质上是要翻越制度高?#20581;?#20840;球?#27573;?#20869;走上工业化道路的国家不少,能够过这一关的却不多。中国如果过不了这一关,?#23445;?#22686;长来源将会是看得见、摸不着,就不能断言已经避开了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即使勉强进入高收入阶段,也有很大可能性出现长期停滞乃至倒退的局面。

  经济观察报: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翻越制度高墙?与增长来源相配套的发展战略是什么?

  刘世锦:我们需要有效发掘?#23445;?#22686;长来源的潜能,需要在战略层面,对改革、开放、政策、方向和重点等进行?#34987;?#25552;出相应的发展战略。具体地说,就是“效率变革?#34180;ⅰ?#20013;等收入群体扩大?#34180;ⅰ?#28040;费和产业升级?#34180;ⅰ?#21069;沿性创新”和“绿色转型”?#23445;?#25112;略。

  就效率变革战略来说,要完善产权保护,建立起稳定的法制保障环境,使各类市场主体的?#25103;?#26435;益得到切实保护,不因偶然?#24405;?#25110;具体政策调整而变化;进一步推动国有经济战略性调整,有效发挥国有?#26102;?#30340;应有作用;促进各类企业公平竞争,按照负面清单改革市场准入等。

  就中等收入群体扩大战略来说,要加快农民工进入和融入城市的进程,建立反贫困的长效机制,以减少贫困人口、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健全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在就业、医疗、养老等方面建立覆盖全国的“保基本”社会安全网;促进机会公平,在就业、升学、晋升等方面,给低收入阶层提供更多可及机会,逐步改变低收入阶层所处的“表明平等、?#29575;?#19978;不平等”的状况。

  而对消费和产业升级战略而言,则要推动服务业对内对外开放,把知识密集?#22836;?#21153;?#24213;?#20026;发展重点;通过优胜劣汰带动产业升级,在财政、社保、银行、法律?#35748;?#20851;领域进行必要改革和调整;用挑剔性消费倒?#30772;分?#25552;升,推动制造业?#22836;?#21153;业的融合发展等。

  实施前沿性创新战略,应坚持以企业为创新主体不动摇,促进基础研究、应用研究、产业化应用的融合;促进创新要素流动聚集,形成一批区域性创新中心和创新型城市;加快?#32929;?#22522;础研究薄弱的短板,形成既适合中国国情,?#27835;?#25910;国际上先进做法,最大限度调动人们在科学发现和技术创新前沿创造力的环?#36710;取?/p>

  最后是绿色转型战略,要转变并提升?#26376;?#33394;发展的理解,逐步形成全社会的新共识;加快推动生态?#26102;?#24230;量、核算、交易?#25442;?#26497;探索并形成绿色发展的行动目标?#22270;?#21169;机?#39057;取?/p>

  药方:“高标准市场经济”

  经济观察报?#21512;?#32780;易见,上述这些发展战略,都对体制政策环境提出了很高的

  要求。现实而言,我们能做到吗?

  刘世锦:如果不认真地解决体制上的“卡脖子”问题,不下决心啃几块硬骨头,新的增长动能就出不来。

  面对国际国内的诸多挑战,有一个问题是不能回避的,即对市场经济的态度。中国在市场经济这条路上已经走了四十年,是停?#22242;?#24458;,还继续向前走?#23458;?#26159;停不住的,不进则退,而倒退是没有出路的。向前走,需要提出一个新的目标,就是建设高标准的市场经济。

  经济观察报:实现这一目标需要从哪些方面着手?是否有抓手?

  刘世锦:中国的市场化改革进行了四十年,取得了很大成就,但尚不完善。目前,商?#32933;?#22330;大部分实现了市场化定价,可?#36816;?#26159;“大半个市场?#20445;?#35201;素市场化尚在途中,是“半个市场?#34180;?#24635;起来说,我们目前仍然是一个较?#36864;健?#19981;完善的市场经济。

  转向高标准市场经济,就是要以产权保护和要素市场化为核心,在重点领域和关键?#26041;?#28145;化改革,其中涉及到一些焦点难点问题,包括打破行政?#26376;?#26029;、公平竞争、国资国企改革、产业政策转型、改革补贴制度、保护产权特别是知识产权、转变政府职能、维护劳动者权益、保护生态环境和绿色发展等。对这些问题,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和十九大都指出了改革的方向、重点?#22836;?#27861;,并不是别人逼着我们要?#27169;?#32780;是我们从长计议、战?#38405;被?#20174;中国国情出发做出的主动选择。由于更了解情况,知?#26639;?#20160;么、如何?#27169;?#25105;们自身推动的改革,有可能改的更为彻底、更有?#23578;А?/p>

  当务之急是落实好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和十九大关于改革开放的要求,切?#23548;?#24555;推动国资国企、土地、金融、财税、社保、政府管理、对外开放等重点领域的改革进程。把这些要求真正落实到位了,就能够在建设高标准市场经济方面迈出很大的实质性步伐。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刘世锦 增长率 经济观察报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3-21 三美股份 603379 --
  • 03-18 亚世光电 002952 31.14
  • 03-14 震?#37096;?#25216; 300767 19.19
  • 03-14 永冠新材 603681 10
  • 03-13 新?#20302;?/span> 300765 24.47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